天氣預報:
您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 法學園地 / 業務探討
民事指導案例-安徽省外經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訴東方置業房地產有限公司保函欺詐糾紛案
瀏覽次數:1598   信息來源: 中國法院網發布時間:2019-04-11

指導案例109號

安徽省外經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訴
東方置業房地產有限公司保函欺詐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19年2月25日發布)

 裁判要點

  1.認定構成獨立保函欺詐需對基礎交易進行審查時,應堅持有限及必要原則,審查范圍應限于受益人是否明知基礎合同的相對人并不存在基礎合同項下的違約事實,以及是否存在受益人明知自己沒有付款請求權的事實。

  2.受益人在基礎合同項下的違約情形,并不影響其按照獨立保函的規定提交單據并進行索款的權利。

  3.認定獨立反擔保函項下是否存在欺詐時,即使獨立保函存在欺詐情形,獨立保函項下已經善意付款的,人民法院亦不得裁定止付獨立反擔保函項下款項。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8條、第44條

  基本案情

  2010年1月16日,東方置業房地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置業公司)作為開發方,與作為承包方的安徽省外經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外經集團公司)、作為施工方的安徽外經建設中美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外經中美洲公司)在哥斯達黎加共和國圣何塞市簽訂了《哥斯達黎加湖畔華府項目施工合同》(以下簡稱《施工合同》),約定承包方為三棟各十四層綜合商住樓施工。外經集團公司于2010年5月26日向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安徽省分行(以下簡稱建行安徽省分行)提出申請,并以哥斯達黎加銀行作為轉開行,向作為受益人的東方置業公司開立履約保函,保證事項為哥斯達黎加湖畔華府項目。2010年5月28日,哥斯達黎加銀行開立編號為G051225的履約保函,擔保人為建行安徽省分行,委托人為外經集團公司,受益人為東方置業公司,擔保金額為2008000美元,有效期至2011年10月12日,后延期至2012年2月12日。保函說明:無條件的、不可撤銷的、必須的、見索即付的保函。執行此保函需要受益人給哥斯達黎加銀行中央辦公室外貿部提交一式兩份的證明文件,指明執行此保函的理由,另外由受益人出具公證過的聲明指出通知外經中美洲公司因為違約而產生此請求的日期,并附上保函證明原件和已經出具過的修改件。建行安徽省分行同時向哥斯達黎加銀行開具編號為34147020000289的反擔保函,承諾自收到哥斯達黎加銀行通知后二十日內支付保函項下的款項。反擔保函是“無條件的、不可撤銷的、隨時要求支付的”,并約定“遵守國際商會出版的458號《見索即付保函統一規則》”。

  《施工合同》履行過程中,2012年1月23日,建筑師 Jose Brenes和Mauricio Mora出具《項目工程檢驗報告》。該報告認定了施工項目存在“施工不良”“品質低劣”且需要修改或修理的情形。2012年2月7日,外經中美洲公司以東方置業公司為被申請人向哥斯達黎加建筑師和工程師聯合協會爭議解決中心提交仲裁請求,認為東方置業公司拖欠應支付之已完成施工量的工程款及相應利息,請求解除合同并裁決東方置業公司賠償損失。2月8日,東方置業公司向哥斯達黎加銀行提交索賠聲明、違約通知書、違約聲明、《項目工程檢驗報告》等保函兌付文件,要求執行保函。2月10日,哥斯達黎加銀行向建行安徽省分行發出電文,稱東方置業公司提出索賠,要求支付G051225號銀行保函項下2008000美元的款項,哥斯達黎加銀行進而要求建行安徽省分行須于2012年2月16日前支付上述款項。2月12日,應外經中美洲公司申請,哥斯達黎加共和國行政訴訟法院第二法庭下達臨時保護措施禁令,裁定哥斯達黎加銀行暫停執行G051225號履約保函。

  2月23日,外經集團公司向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保函欺詐糾紛訴訟,同時申請中止支付G051225號保函、34147020000289號保函項下款項。一審法院于2月27日作出(2012)合民四初字第00005-1號裁定,裁定中止支付G051225號保函及34147020000289號保函項下款項,并于2月28日向建行安徽省分行送達了上述裁定。2月29日,建行安徽省分行向哥斯達黎加銀行發送電文告知了一審法院已作出的裁定事由,并于當日向哥斯達黎加銀行寄送了上述裁定書的復印件,哥斯達黎加銀行于3月5日收到上述裁定書復印件。

  3月6日,哥斯達黎加共和國行政訴訟法院第二法庭判決外經中美洲公司申請預防性措施敗訴,解除了臨時保護措施禁令。3月20日,應哥斯達黎加銀行的要求,建行安徽省分行延長了34147020000289號保函的有效期。 3月21日,哥斯達黎加銀行向東方置業公司支付了G051225號保函項下款項。

  2013年7月9日,哥斯達黎加建筑師和工程師聯合協會做出仲裁裁決,該仲裁裁決認定東方置業公司在履行合同過程中嚴重違約,并裁決終止《施工合同》,東方置業公司向外經中美洲公司支付1號至18號工程進度款共計800058.45美元及利息;第19號工程因未獲得開發商驗收,相關工程款請求未予支持;因G051225號保函項下款項已經支付,不支持外經中美洲公司退還保函的請求。

  裁判結果

  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9日作出(2012)合民四初字第00005號民事判決:一、東方置業公司針對G051225號履約保函的索賠行為構成欺詐;二、建行安徽省分行終止向哥斯達黎加銀行支付編號為34147020000289的銀行保函項下2008000美元的款項;三、駁回外經集團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東方置業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19日作出(2014)皖民二終字第00389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東方置業公司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14日作出(2017)最高法民再134號民事判決:一、撤銷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皖民二終字第00389號、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合民四初字第00005號民事判決;二、駁回外經集團公司的訴訟請求。

  裁判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第一,關于本案涉及的獨立保函欺詐案件的識別依據、管轄權以及法律適用問題。本案爭議的當事方東方置業公司及哥斯達黎加銀行的經常居所地位于我國領域外,本案系涉外商事糾紛。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八條“涉外民事關系的定性,適用法院地法”的規定,外經集團公司作為外經中美洲公司在國內的母公司,是涉案保函的開立申請人,其申請建行安徽省分行向哥斯達黎加銀行開立見索即付的反擔保保函,由哥斯達黎加銀行向受益人東方置業公司轉開履約保函。根據保函文本內容,哥斯達黎加銀行與建行安徽省分行的付款義務均獨立于基礎交易關系及保函申請法律關系,因此,上述保函可以確定為見索即付獨立保函,上述反擔保保函可以確定為見索即付獨立反擔保函。外經集團公司以保函欺詐為由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本案性質為保函欺詐糾紛。被請求止付的獨立反擔保函由建行安徽省分行開具,該分行所在地應當認定為外經集團公司主張的侵權結果發生地。一審法院作為侵權行為地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因涉案保函載明適用《見索即付保函統一規則》,應當認定上述規則的內容構成爭議保函的組成部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四十四條“侵權責任,適用侵權行為地法律”的規定,《見索即付保函統一規則》未予涉及的保函欺詐之認定標準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我國沒有加入《聯合國獨立保證與備用信用證公約》,本案當事人亦未約定適用上述公約或將公約有關內容作為國際交易規則訂入保函,依據意思自治原則,《聯合國獨立保證與備用信用證公約》不應適用。

  第二,關于東方置業公司作為受益人是否具有基礎合同項下的初步證據證明其索賠請求具有事實依據的問題。

人民法院在審理獨立保函及與獨立保函相關的反擔保案件時,對基礎交易的審查,應當堅持有限原則和必要原則,審查的范圍應當限于受益人是否明知基礎合同的相對人并不存在基礎合同項下的違約事實或者不存在其他導致獨立保函付款的事實。否則,對基礎合同的審查將會動搖獨立保函“見索即付”的制度價值。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六十八條的規定,欺詐主要表現為虛構事實與隱瞞真相。根據再審查明的事實,哥斯達黎加銀行開立編號為G051225的履約保函,該履約保函明確規定了實現保函需要提交的文件為:說明執行保函理由的證明文件、通知外經中美洲公司執行保函請求的日期、保函證明原件和已經出具過的修改件。外經集團公司主張東方置業公司的行為構成獨立保函項下的欺詐,應當提交證據證明東方置業公司在實現獨立保函時具有下列行為之一:1.為索賠提交內容虛假或者偽造的單據;2.索賠請求完全沒有事實基礎和可信依據。本案中,保函擔保的是“施工期間材料使用的質量和耐性,賠償或補償造成的損失,和/或承包方未履行義務的賠付”,意即,保函擔保的是施工質量和其他違約行為。因此,受益人只需提交能夠證明存在施工質量問題的初步證據,即可滿足保函實現所要求的“說明執行保函理由的證明文件”。本案基礎合同履行過程中,東方置業公司的項目監理人員Jose Brenes和Mauricio Mora于2012年1月23日出具《項目工程檢驗報告》。該報告認定了施工項目存在“施工不良”、“品質低劣”且需要修改或修理的情形,該《項目工程檢驗報告》構成證明存在施工質量問題的初步證據。

  本案當事方在《施工合同》中以及在保函項下并未明確約定實現保函時應向哥斯達黎加銀行提交《項目工程檢驗報告》,因此,東方置業公司有權自主選擇向哥斯達黎加銀行提交“證明執行保函理由”之證明文件的類型,其是否向哥斯達黎加銀行提交該報告不影響其保函項下權利的實現。另外,《施工合同》以及保函亦未規定上述報告須由AIA國際建筑師事務所或者具有美國建筑師協會國際會員身份的人員出具,因此,Jose Brenes和Mauricio Mora是否具有美國建筑師協會國際會員身份并不影響其作為發包方的項目監理人員出具《項目工程檢驗報告》。外經集團公司對Jose Brenes和Mauricio Mora均為發包方的項目監理人員身份是明知的,在其出具《項目工程檢驗報告》并領取工程款項時對Jose Brenes和Mauricio Mora的監理身份是認可的,其以自身認可的足以證明Jose Brenes和Mauricio Mora監理身份的證據反證Jose Brenes和Mauricio Mora出具的《項目工程檢驗報告》虛假,邏輯上無法自洽。因外經集團公司未能提供其他證據證明東方置業公司實現案涉保函完全沒有事實基礎或者提交虛假或偽造的文件,東方置業公司據此向哥斯達黎加銀行申請實現保函權利具有事實依據。

  綜上,《項目工程檢驗報告》構成證明外經集團公司基礎合同項下違約行為的初步證據,外經集團公司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上述報告存在虛假或者偽造,亦不足以證明東方置業公司明知基礎合同的相對人并不存在基礎合同項下的違約事實或者不存在其他導致獨立保函付款的事實而要求實現保函。東方置業公司基于外經集團公司基礎合同項下的違約行為,依據合同的規定,提出實現獨立保函項下的權利不構成保函欺詐。

  第三,關于獨立保函受益人基礎合同項下的違約情形,是否必然構成獨立保函項下的欺詐索款問題。

  外經集團公司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獨立保函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獨立保函司法解釋)第十二條第三項、第四項、第五項,應當認定東方置業公司構成獨立保函欺詐。根據獨立保函司法解釋第二十五條的規定,經庭審釋明,外經集團公司仍堅持認為本案處理不應違反獨立保函司法解釋的規定精神。結合外經集團公司的主張,最高人民法院對上述涉及獨立保函司法解釋的相關問題作出進一步闡釋。

  獨立保函獨立于委托人和受益人之間的基礎交易,出具獨立保函的銀行只負責審查受益人提交的單據是否符合保函條款的規定并有權自行決定是否付款,擔保行的付款義務不受委托人與受益人之間基礎交易項下抗辯權的影響。東方置業公司作為受益人,在提交證明存在工程質量問題的初步證據時,即使未啟動任何諸如訴訟或者仲裁等爭議解決程序并經上述程序確認相對方違約,都不影響其保函權利的實現。即使基礎合同存在正在進行的訴訟或者仲裁程序,只要相關爭議解決程序尚未做出基礎交易債務人沒有付款或者賠償責任的最終認定,亦不影響受益人保函權利的實現。進而言之,即使生效判決或者仲裁裁決認定受益人構成基礎合同項下的違約,該違約事實的存在亦不必然成為構成保函“欺詐”的充分必要條件。

  本案中,保函擔保的事項是施工質量和其他違約行為,而受益人未支付工程款項的違約事實與工程質量出現問題不存在邏輯上的因果關系,東方置業公司作為受益人,其自身在基礎合同履行中存在的違約情形,并不必然構成獨立保函項下的欺詐索款。獨立保函司法解釋第十二條第三項的規定內容,將獨立保函欺詐認定的條件限定為“法院判決或仲裁裁決認定基礎交易債務人沒有付款或賠償責任”,因此,除非保函另有約定,對基礎合同的審查應當限定在保函擔保范圍內的履約事項,在將受益人自身在基礎合同中是否存在違約行為納入保函欺詐的審查范圍時應當十分審慎。雖然哥斯達黎加建筑師和工程師聯合協會做出仲裁裁決,認定東方置業公司在履行合同過程中違約,但上述仲裁程序于2012年2月7日由外經集團公司發動,東方置業公司并未提出反請求,2013年7月9日做出的仲裁裁決僅針對外經集團公司的請求事項認定東方置業公司違約,但并未認定外經集團公司因對方違約行為的存在而免除付款或者賠償責任。因此,不能依據上述仲裁裁決的內容認定東方置業公司構成獨立保函司法解釋第十二條第三項規定的保函欺詐。

  另外,雙方對工程質量發生爭議的事實以及哥斯達黎加建筑師和工程師聯合協會爭議解決中心作出的《仲裁裁決書》中涉及工程質量問題部分的表述能夠佐證,外經中美洲公司在《施工合同》項下的義務尚未完全履行,本案并不存在東方置業公司確認基礎交易債務已經完全履行或者付款到期事件并未發生的情形。現有證據亦不能證明東方置業公司明知其沒有付款請求權仍濫用權利。東方置業公司作為受益人,其自身在基礎合同履行中存在的違約情形,雖經仲裁裁決確認但并未因此免除外經集團公司的付款或者賠償責任。綜上,即使按照外經集團公司的主張適用獨立保函司法解釋,本案情形亦不構成保函欺詐。

  第四,關于本案涉及的與獨立保函有關的獨立反擔保函問題。

  基于獨立保函的特點,擔保人于債務人之外構成對受益人的直接支付責任,獨立保函與主債務之間沒有抗辯權上的從屬性,即使債務人在某一爭議解決程序中行使抗辯權,并不當然使獨立擔保人獲得該抗辯利益。另外,即使存在受益人在獨立保函項下的欺詐性索款情形,亦不能推定擔保行在獨立反擔保函項下構成欺詐性索款。只有擔保行明知受益人系欺詐性索款且違反誠實信用原則付款,并向反擔保行主張獨立反擔保函項下款項時,才能認定擔保行構成獨立反擔保函項下的欺詐性索款。

  外經集團公司以保函欺詐為由提起本案訴訟,其應當舉證證明哥斯達黎加銀行明知東方置業公司存在獨立保函欺詐情形,仍然違反誠信原則予以付款,并進而以受益人身份在見索即付獨立反擔保函項下提出索款請求并構成反擔保函項下的欺詐性索款。現外經集團公司不僅不能證明哥斯達黎加銀行向東方置業公司支付獨立保函項下款項存在欺詐,亦沒有舉證證明哥斯達黎加銀行在獨立反擔保函項下存在欺詐性索款情形,其主張止付獨立反擔保函項下款項沒有事實依據。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陳紀忠、楊弘磊、楊興業)

福建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