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預報:
您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 法學園地 / 業務探討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發布第15批指導性案例的通知
瀏覽次數:6244   信息來源: 最高人民法院網 發布時間:2017-05-04

最高人民法院 

關于發布第15批指導性案例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解放軍軍事法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

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現將北京陽光一佰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習文有等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等八個案例(指導案例70-77號),作為第15批指導性案例發布,供在審判類似案件時參照。

 

 

 

                                 最高人民法院

                                20161228

 

 

 

 

 

 

 

指導案例70

 

 

北京陽光一佰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習文有等

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161228日發布)

 

 關鍵詞 刑事/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裁判要點

行為人在食品生產經營中添加的雖然不是國務院有關部門公布的《食品中可能違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質名單》和《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中的物質,但如果該物質與上述名單中所列物質具有同等屬性,并且根據檢驗報告和專家意見等相關材料能夠確定該物質對人體具有同等危害的,應當認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的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44

基本案情

被告人習文有于2001年注冊成立了北京陽光一佰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陽光一佰公司),系公司的實際生產經營負責人。2010年以來,被告單位陽光一佰公司從被告人譚國民處以600/公斤的價格購進生產保健食品的原料,該原料系被告人譚國民從被告人尹立新處以2500/公斤的價格購進后進行加工,陽光一佰公司購進原料后加工制作成用于輔助降血糖的保健食品陽光一佰牌山芪參膠囊,以每盒100元左右的價格銷售至揚州市廣陵區金福海保健品店及全國多個地區。被告人楊立峰具體負責生產,被告人鐘立檬、王海龍負責銷售。20125月至9月,銷往上海、湖南、北京等地的山芪參膠囊分別被檢測出含有鹽酸丁二胍,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將檢測結果告知陽光一佰公司及習文有。被告人習文有在得知檢測結果后隨即告知被告人譚國民、尹立新,被告人習文有明知其所生產、銷售的保健品中含有鹽酸丁二胍后,仍然繼續向被告人譚國民、尹立新購買原料,組織楊立峰、鐘立檬、王海龍等人生產山芪參膠囊并銷售。被告人譚國民、尹立新在得知檢測結果后繼續向被告人習文有銷售該原料。

鹽酸丁二胍是丁二胍的鹽酸鹽。目前鹽酸丁二胍未獲得國務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批準生產或進口,不得作為藥物在我國生產、銷售和使用。揚州大學醫學院葛曉群教授出具的專家意見和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鑒定所的鑒定意見證明:鹽酸丁二胍具有降低血糖的作用,很早就撤出我國市場,長期使用添加鹽酸丁二胍的保健食品可能對機體產生不良影響,甚至危及生命。

20128月底至20131月案發,陽光一佰公司生產、銷售金額達800余萬元。其中,習文有、尹立新、譚國民參與生產、銷售的含有鹽酸丁二胍的山芪參膠囊金金額達800余萬元;楊立峰參與生產的含有鹽酸丁二胍的山芪參膠囊金額達800余萬元;鐘立檬、王海龍參與銷售的含有鹽酸丁二胍的山芪參膠囊金額達40余萬元。尹立新、譚國民與陽光一佰公司共同故意實施犯罪,系共同犯罪,尹立新、譚國民系提供有毒、有害原料用于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的幫助犯,其在共同犯罪中均系從犯。習文有與楊立峰、鐘立檬、王海龍共同故意實施犯罪,系共同犯罪,楊立峰、鐘立檬、王海龍系受習文有指使實施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的犯罪行為,均系從犯。習文有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楊立峰、譚國民犯罪后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系自首,當庭自愿認罪。習文有、尹立新、王海龍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當庭自愿認罪。鐘立檬歸案后如實供述部分犯罪事實,當庭對部分犯罪事實自愿認罪。

裁判結果

江蘇省揚州市廣陵區人民法院于2014110日作出(2013)揚廣刑初字第0330號刑事判決:被告單位北京陽光一佰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一千五百萬元;被告人習文有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九百萬元;被告人尹立新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被告人譚國民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被告人楊立峰犯生產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被告人鐘立檬犯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被告人王海龍犯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繼續向被告單位北京陽光一佰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八百萬元,向被告人尹立新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六十七萬一千五百元,向被告人譚國民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一百三十二萬元;扣押的含有鹽酸丁二胍的山芪參膠囊、顆粒,予以沒收。宣判后,被告單位和各被告人均提出上訴。江蘇省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4613日作出(2014)揚刑二終字第0032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在生產、銷售的食品中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或者銷售明知摻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對人體健康造成嚴重危害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依照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條的規定處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二十條規定,下列物質應當認定為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一)法律、法規禁止在食品生產經營活動中添加、使用的物質;(二)國務院有關部門公布的《食品中可能違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質名單》《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上的物質;(三)國務院有關部門公告禁止使用的農藥、獸藥以及其他有毒、有害物質;(四)其他危害人體健康的物質。第二十一條規定,“‘足以造成嚴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嚴重食源性疾病’‘有毒、有害非食品原料難以確定的,司法機關可以根據檢驗報告并結合專家意見等相關材料進行認定。必要時,人民法院可以依法通知有關專家出庭作出說明。本案中,鹽酸丁二胍系在我國未獲得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批準生產或進口,不得作為藥品在我國生產、銷售和使用的化學物質;其亦非食品添加劑。鹽酸丁二胍也不屬于上述《解釋》第二十條第二、第三項規定的物質。根據揚州大學醫學院葛曉群教授出具的專家意見和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鑒定所的鑒定意見證明,鹽酸丁二胍與《解釋》第二十條第二項《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中的其他降糖類西藥(鹽酸二甲雙胍、鹽酸苯乙雙胍)具有同等屬性和同等危害。長期服用添加有鹽酸丁二胍的陽光一佰牌山芪參膠囊有對人體產生毒副作用的風險,影響人體健康、甚至危害生命。因此,對鹽酸丁二胍應當依照《解釋》第二十條第四項、第二十一條的規定,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的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被告單位陽光一佰公司、被告人習文有作為陽光一佰公司生產、銷售山芪參膠囊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楊立峰、鐘立檬、王海龍作為陽光一佰公司生產、銷售山芪參膠囊的直接責任人員,明知陽光一佰公司生產、銷售的保健食品山芪參膠囊中含有國家禁止添加的鹽酸丁二胍成分,仍然進行生產、銷售;被告人尹立新、譚國民明知其提供的含有國家禁止添加的鹽酸丁二胍的原料被被告人習文有用于生產保健食品山芪參膠囊并進行銷售,仍然向習文有提供該種原料,因此,上述單位和被告人均依法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其中,被告單位陽光一佰公司、被告人習文有、尹立新、譚國民的行為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告人楊立峰的行為構成生產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告人鐘立檬、王海龍的行為均已構成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根據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犯罪情節、犯罪數額,綜合考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的地位作用、自首、認罪態度等量刑情節,作出如上判決。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湯詠梅、陳圣勇、湯軍琪)

 

 

 

 

 

指導案例71

 

 

毛建文拒不執行判決、裁定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161228日發布)

 

關鍵詞  刑事/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起算時間

裁判要點

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的時間從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時起算。具有執行內容的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后,負有執行義務的人有隱藏、轉移、故意毀損財產等拒不執行行為,致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情節嚴重的,應當以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定罪處罰。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13

基本案情

浙江省平陽縣人民法院于20121211日作出(2012)溫平鰲商初字第595號民事判決,判令被告人毛建文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5日內返還陳先銀掛靠在其名下的溫州宏源包裝制品有限公司投資款200 000元及利息。該判決于201316日生效。因毛建文未自覺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陳先銀于2013216日向平陽縣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立案后,平陽縣人民法院在執行中查明,毛建文于2013117日將其名下的浙CVU661小型普通客車以150 000元的價格轉賣,并將所得款項用于個人開銷,拒不執行生效判決。毛建文于20131130日被抓獲歸案后如實供述了上述事實。

裁判結果

浙江省平陽縣人民法院于2014617日作出(2014)溫平刑初字第314號刑事判決:被告人毛建文犯拒不執行判決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宣判后,毛建文未提起上訴,公訴機關未提出抗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被告人毛建文負有履行生效裁判確定的執行義務,在人民法院具有執行內容的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后,實施隱藏、轉移財產等拒不執行行為,致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拒不執行判決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毛建文歸案后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可以從輕處罰。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中規定的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的行為起算時間如何認定,即被告人毛建文拒不執行判決的行為是從相關民事判決發生法律效力時起算,還是從執行立案時起算。對此,法院認為,生效法律文書進入強制執行程序并不是構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要件和前提,毛建文拒不執行判決的行為應從相關民事判決于201316日發生法律效力時起算。主要理由如下:第一,符合立法原意。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條規定解釋時指出,該條中的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是指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具有執行內容并已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這就是說,只有具有執行內容的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后,才具有法律約束力和強制執行力,義務人才有及時、積極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的責任。生效法律文書的強制執行力不是在進入強制執行程序后才產生的,而是自法律文書生效之日起即產生。第二,與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協調一致。《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規定:訴訟參與人或者其他人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八十八條規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第一款第六項規定的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的行為,包括在法律文書發生法律效力后隱藏、轉移、變賣、毀損財產或者無償轉讓財產、以明顯不合理的價格交易財產、放棄到期債權、無償為他人提供擔保等,致使人民法院無法執行的。由此可見,法律明確將拒不執行行為限定在法律文書發生法律效力后,并未將拒不執行的主體僅限定為進入強制執行程序后的被執行人或者協助執行義務人等,更未將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調整范圍僅限于生效法律文書進入強制執行程序后發生的行為。第三,符合立法目的。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立法目的在于解決法院生效判決、裁定的執行難問題。將判決、裁定生效后立案執行前逃避履行義務的行為納入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調整范圍,是法律設定該罪的應有之意。將判決、裁定生效之日確定為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中拒不執行行為的起算時間點,能有效地促使義務人在判決、裁定生效后即迫于刑罰的威懾力而主動履行生效裁判確定的義務,避免生效裁判淪為一紙空文,從而使社會公眾真正尊重司法裁判,維護法律權威,從根本上解決執行難問題,實現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立法目的。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郭朝暉、曾洪寧、裴倫)

 

 

指導案例72

 

 

湯龍、劉新龍、馬忠太、王洪剛訴新疆鄂爾多斯彥海

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161228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商品房買賣合同/借款合同/清償債務/法律效力/審查

裁判要點

借款合同雙方當事人經協商一致,終止借款合同關系,建立商品房買賣合同關系,將借款本金及利息轉化為已付購房款并經對賬清算的,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八十六條規定禁止的情形,該商品房買賣合同的訂立目的,亦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四條規定的作為民間借貸合同的擔保。在不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情形的情況下,該商品房買賣合同具有法律效力。但對轉化為已付購房款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數額,人民法院應當結合借款合同等證據予以審查,以防止當事人將超出法律規定保護限額的高額利息轉化為已付購房款。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186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52

基本案情

原告湯龍、劉新龍、馬忠太、王洪剛訴稱:根據雙方合同約定,新疆鄂爾多斯彥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彥海公司)應于2014930日向四人交付符合合同約定的房屋。但至今為止,彥海公司拒不履行房屋交付義務。故請求判令:一、彥海公司向湯龍、劉新龍、馬忠太、王洪剛支付違約金6000萬元;二、彥海公司承擔湯龍、劉新龍、馬忠太、王洪剛主張權利過程中的損失費用416300元;三、彥海公司承擔本案的全部訴訟費用。

彥海公司辯稱:湯龍、劉新龍、馬忠太、王洪剛應分案起訴。四人與彥海公司沒有購買和出售房屋的意思表示,雙方之間房屋買賣合同名為買賣實為借貸,該商品房買賣合同系為借貸合同的擔保,該約定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四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的規定無效。雙方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存在顯失公平、乘人之危的情況。四人要求的違約金及損失費用亦無事實依據。

法院經審理查明:湯龍、劉新龍、馬忠太、王洪剛與彥海公司于2013年先后簽訂多份借款合同,通過實際出借并接受他人債權轉讓,取得對彥海公司合計2.6億元借款的債權。為擔保該借款合同履行,四人與彥海公司分別簽訂多份商品房預售合同,并向當地房屋產權交易管理中心辦理了備案登記。該債權陸續到期后,因彥海公司未償還借款本息,雙方經對賬,確認彥海公司尚欠四人借款本息361398017.78元。雙方隨后重新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約定彥海公司將其名下房屋出售給四人,上述欠款本息轉為已付購房款,剩余購房款38601982.22元,待辦理完畢全部標的物產權轉移登記后一次性支付給彥海公司。湯龍等四人提交與彥海公司對賬表顯示,雙方之間的借款利息系分別按照月利率3%4%、逾期利率10%計算,并計算復利。

裁判結果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于2015427日作出(2015)新民一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判令:一、彥海公司向湯龍、馬忠太、劉新龍、王洪剛支付違約金9275057.23元;二、彥海公司向湯龍、馬忠太、劉新龍、王洪剛支付律師費416300元;三、駁回湯龍、馬忠太、劉新龍、王洪剛的其他訴訟請求。上述款項,應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一次性付清。宣判后,彥海公司以雙方之間買賣合同系借款合同的擔保,并非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且欠款金額包含高利等為由,提起上訴。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108日作出(2015)民一終字第180號民事判決:一、撤銷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15)新民一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二、駁回湯龍、劉新龍、馬忠太、王洪剛的訴訟請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本案爭議的商品房買賣合同簽訂前,彥海公司與湯龍等四人之間確實存在借款合同關系,且為履行借款合同,雙方簽訂了相應的商品房預售合同,并辦理了預購商品房預告登記。但雙方系爭商品房買賣合同是在彥海公司未償還借款本息的情況下,經重新協商并對賬,將借款合同關系轉變為商品房買賣合同關系,將借款本息轉為已付購房款,并對房屋交付、尾款支付、違約責任等權利義務作出了約定。民事法律關系的產生、變更、消滅,除基于法律特別規定,需要通過法律關系參與主體的意思表示一致形成。民事交易活動中,當事人意思表示發生變化并不鮮見,該意思表示的變化,除為法律特別規定所禁止外,均應予以準許。本案雙方經協商一致終止借款合同關系,建立商品房買賣合同關系,并非為雙方之間的借款合同履行提供擔保,而是借款合同到期彥海公司難以清償債務時,通過將彥海公司所有的商品房出售給湯龍等四位債權人的方式,實現雙方權利義務平衡的一種交易安排。該交易安排并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八十六條規定禁止的情形,亦不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四條規定。尊重當事人嗣后形成的變更法律關系性質的一致意思表示,是貫徹合同自由原則的題中應有之意。彥海公司所持本案商品房買賣合同無效的主張,不予采信。

但在確認商品房買賣合同合法有效的情況下,由于雙方當事人均認可該合同項下已付購房款系由原借款本息轉來,且彥海公司提出該欠款數額包含高額利息。在當事人請求司法確認和保護購房者合同權利時,人民法院對基于借款合同的實際履行而形成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數額應當予以審查,以避免當事人通過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等方式,將違法高息合法化。經審查,雙方之間借款利息的計算方法,已經超出法律規定的民間借貸利率保護上限。對雙方當事人包含高額利息的欠款數額,依法不能予以確認。由于法律保護的借款利率明顯低于當事人對賬確認的借款利率,故應當認為湯龍等四人作為購房人,尚未足額支付合同約定的購房款,彥海公司未按照約定時間交付房屋,不應視為違約。湯龍等四人以彥海公司逾期交付房屋構成違約為事實依據,要求彥海公司支付違約金及律師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判決判令彥海公司承擔支付違約金及律師費的違約責任錯誤,本院對此予以糾正。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辛正郁、潘杰、沈丹丹)

 

 

 

指導案例73

 

 

通州建總集團有限公司訴安徽天宇化工有限公司

別除權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161228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別除權/優先受償權/行使期限/起算點

裁判要點

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破產法》第十八條規定的情形,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視為解除的,承包人行使優先受償權的期限應自合同解除之日起計算。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286

《中華人民共和國破產法》第18

基本案情

20063月,安徽天宇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徽天宇公司)與通州建總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通州建總公司)簽訂了一份《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安徽天宇公司將其廠區一期工程生產廠區的土建、安裝工程發包給通州建總公司承建,合同約定,開工日期:暫定2006428(以實際開工報告為準),竣工日期:200731日,合同工期總日歷天數300天。發包方不按合同約定支付工程款,雙方未達成延期付款協議,承包人可停止施工,由發包人承擔違約責任。后雙方又簽訂一份《合同補充協議》,對支付工程款又做了新的約定,并約定廠區工期為113天,生活區工期為266天。2006523日,監理公司下達開工令,通州建總公司遂組織施工,2007年安徽天宇公司廠區的廠房等主體工程完工。后因安徽天宇公司未按合同約定支付工程款,致使工程停工,該工程至今未竣工。2011730日,雙方在仲裁期間達成和解協議,約定如處置安徽天宇公司土地及建筑物償債時,通州建總公司的工程款可優先受償。后安徽天宇公司因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江蘇宏遠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向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安徽天宇公司破產還債。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1826日作出(2011)滁民二破字第00001號民事裁定,裁定受理破產申請。20111010日,通州建總公司向安徽天宇公司破產管理人申報債權并主張對該工程享有優先受償權。2013719日,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1)滁民二破字第00001-2號民事裁定,宣告安徽天宇公司破產。通州建總公司于2013827日提起訴訟,請求確認其債權享有優先受償權。

裁判結果

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4228日作出(2013)滁民一初字第00122號民事判決:確認原告通州建總集團有限公司對申報的債權就其施工的被告安徽天宇化工有限公司生產廠區土建、安裝工程享有優先受償權。宣判后,安徽天宇化工有限公司提出上訴。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4714日作出(2014)皖民一終字第00054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本案雙方當事人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雖約定了工程竣工時間,但涉案工程因安徽天宇公司未能按合同約定支付工程款導致停工。現沒有證據證明在工程停工后至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前,雙方簽訂的建設施工合同已經解除或終止履行,也沒有證據證明在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破產管理人決定繼續履行合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破產法》第十八條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管理人對破產申請受理前成立而債務人和對方當事人均未履行完畢的合同有權決定解除或繼續履行,并通知對方當事人。管理人自破產申請受理之日起二個月未通知對方當事人,或者自收到對方當事人催告之日起三十日內未答復的,視為解除合同之規定,涉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在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已實際解除,本案建設工程無法正常竣工。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民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精神,因發包人的原因,合同解除或終止履行時已經超出合同約定的竣工日期的,承包人行使優先受償權的期限自合同解除之日起計算,安徽天宇公司要求按合同約定的竣工日期起算優先受償權行使時間的主張,缺乏依據,不予采信。2011826日,法院裁定受理對安徽天宇公司的破產申請,20111010日通州建總公司向安徽天宇公司的破產管理人申報債權并主張工程款優先受償權,因此,通州建總公司主張優先受償權的時間是20111010日。安徽天宇公司認為通州建總公司行使優先受償權的時間超過了破產管理之日六個月,與事實不符,不予支持。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洪平、胡小恒、臺旺)

 

 

 

 

 

 

 

指導案例74

 

 

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訴

江蘇鎮江安裝集團有限公司保險人代位求償權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161228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保險代位求償權/財產保險合同/第三者對保

            險標的的損害/違約行為

裁判要點

因第三者的違約行為給被保險人的保險標的造成損害的,可以認定為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六十條第一款規定的第三者對保險標的的損害的情形。保險人由此依法向第三者行使代位求償權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60條第1

基本案情

20081028日,被保險人華東聯合制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東制罐公司)、華東聯合制罐第二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東制罐第二公司)與被告江蘇鎮江安裝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鎮江安裝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由鎮江安裝公司負責被保險人整廠機器設備遷建安裝等工作。《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第二部分通用條款38條約定:承包人按專用條款的約定分包所承包的部分工程,并與分包單位簽訂分包合同,未經發包人同意,承包人不得將承包工程的任何部分分包工程分包不能解除承包人任何責任與義務。承包人應在分包場地派駐相應管理人員,保證本合同的履行。分包單位的任何違約行為或疏忽導致工程損害或給發包人造成其他損失,承包人承擔連帶責任。《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第三部分專用條款14條第(1)項約定承包人不得將本工程進行分包施工通用條款40條約定:工程開工前,發包人為建設工程和施工場地內的自有人員及第三人人員生命財產辦理保險,支付保險費用運至施工場地內用于工程的材料和待安裝設備,由發包人辦理保險,并支付保險費用發包人可以將有關保險事項委托承包人辦理,費用由發包人承擔承包人必須為從事危險作業的職工辦理意外傷害保險,并為施工場地內自有人員生命財產和施工機械設備辦理保險,支付保險費用

20081116日,鎮江安裝公司與鎮江亞民大件起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民運輸公司)公司簽訂《工程分包合同》,將前述合同中的設備吊裝、運輸分包給亞民運輸公司。20081120日,就上述整廠遷建設備安裝工程,華東制罐公司、華東制罐第二公司向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以下簡稱平安財險公司)投保了安裝工程一切險。投保單中記載被保險人為華東制罐公司及華東制罐第二公司,并明確記載承包人鎮江安裝公司不是被保險人。投保單物質損失投保項目和投保金額欄載明安裝項目投保金額為177465335.56。附加險中,還投保有內陸運輸擴展條款A,約定每次事故財產損失賠償限額為200萬元。投保期限從20081120日起至2009731日止。投保單附有被安裝機器設備的清單,其中包括:SEQUA彩印機2臺,合計原值為29894340.88元。投保單所附保險條款中,對內陸運輸擴展條款A作如下說明:經雙方同意,鑒于被保險人已按約定交付了附加的保險費,保險公司負責賠償被保險人的保險財產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供貨地點到保險單中列明的工地,除水運和空運以外的內陸運輸途中因自然災害或意外事故引起的損失,但被保險財產在運輸時必須有合格的包裝及裝載。

200812191030分許,亞民運輸公司駕駛員姜玉才駕駛蘇L06069、蘇L003掛重型半掛車,從舊廠區承運彩印機至新廠區的途中,在轉彎時車上鋼絲繩斷裂,造成彩印機側翻滑落地面損壞。平安財險公司接險后,對受損標的確定了清單。經鎮江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支隊現場查勘,認定姜玉才負事故全部責任。后華東制罐公司、華東制罐第二公司、平安財險公司、鎮江安裝公司及亞民運輸公司共同委托泛華保險公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泛華公估公司)對出險事故損失進行公估,并均同意認可泛華公估公司的最終理算結果。201039日,泛華公估公司出具了公估報告,結論:出險原因系設備運輸途中翻落(意外事故);保單責任成立;定損金額總損1518431.32元、凈損1498431.32元;理算金額1498431.32元。泛華公估公司收取了平安財險公司支付的47900元公估費用。

2009122日,華東制罐公司及華東制罐第二公司向鎮江安裝公司發出《索賠函》,稱該事故導致的全部損失應由貴司與亞民運輸公司共同承擔。我方已經向投保的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鎮江中心支公司報險。一旦損失金額確定,投保公司核實并先行賠付后,對賠付限額內的權益,將由我方讓渡給投保公司行使。對賠付不足部分,我方將另行向貴司與亞民運輸公司主張

2010512日,華東制罐公司、華東制罐第二公司向平安財險公司出具賠款收據及權益轉讓書,載明:已收到平安財險公司賠付的1498431.32元。同意將上述賠款部分保險標的的一切權益轉讓給平安財險公司,同意平安財險公司以平安財險公司的名義向責任方追償。后平安財險公司訴至法院,請求判令鎮江安裝公司支付賠償款和公估費。

裁判結果

江蘇省鎮江市京口區人民法院于2011216日作出(2010)京商初字第1822號民事判決:一、江蘇鎮江安裝集團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給付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1498431.32元;二、駁回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關于給付47900元公估費的訴訟請求。一審宣判后,江蘇鎮江安裝集團有限公司向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1412日作出(2011)鎮商終字第0133號民事判決:一、撤銷鎮江市京口區人民法院(2010)京商初字第1822號民事判決;二、駁回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對江蘇鎮江安裝集團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二審宣判后,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4530日作出(2012)蘇商再提字第0035號民事判決:一、撤銷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鎮商終字第0133號民事判決;二、維持鎮江市京口區人民法院(2010)京商初字第1822號民事判決。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本案的焦點問題是:1.保險代位求償權的適用范圍是否限于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2.鎮江安裝公司能否以華東制罐公司、華東制罐第二公司已購買相關財產損失險為由,拒絕保險人對其行使保險代位求償權。

關于第一個爭議焦點。《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以下簡稱《保險法》)第六十條第一款規定: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的損害而造成保險事故的,保險人自向被保險人賠償保險金之日起,在賠償金額范圍內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第三者請求賠償的權利。該款使用的是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的損害而造成保險事故的表述,并未限制規定為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的侵權損害而造成保險事故。將保險代位求償權的權利范圍理解為限于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沒有法律依據。從立法目的看,規定保險代位求償權制度,在于避免財產保險的被保險人因保險事故的發生,分別從保險人及第三者獲得賠償,取得超出實際損失的不當利益,并因此增加道德風險。將《保險法》第六十條第一款中的損害理解為僅指侵權損害,不符合保險代位求償權制度設立的目的。故保險人行使代位求償權,應以被保險人對第三者享有損害賠償請求權為前提,這里的賠償請求權既可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實施的侵權行為而產生,亦可基于第三者的違約行為等產生,不應僅限于侵權賠償請求權。本案平安財險公司是基于鎮江安裝公司的違約行為而非侵權行為行使代位求償權,鎮江安裝公司對保險事故的發生是否有過錯,對案件的處理并無影響。并且,《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承包人不得將本工程進行分包施工。因此,鎮江安裝公司關于其對保險事故的發生沒有過錯因而不應承擔責任的答辯意見,不能成立。平安財險公司向鎮江安裝公司主張權利,主體適格,并無不當。

關于第二個爭議焦點。鎮江安裝公司提出,在發包人與其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通用條款第40條中約定,待安裝設備由發包人辦理保險,并支付保險費用。從該約定可以看出,就工廠搬遷及設備的拆解安裝事項,發包人與鎮江安裝公司共同商定辦理保險,雖然保險費用由發包人承擔,但該約定在雙方的合同條款中體現,即該費用系雙方承擔,或者說,鎮江安裝公司在總承包費用中已經就保險費用作出了讓步。由發包人向平安財險公司投保的業務,承包人也應當是被保險人。關于鎮江安裝公司的上述抗辯意見,《保險法》第十二條第二款、第六款分別規定:財產保險的被保險人在保險事故發生時,對保險標的應當具有保險利益保險利益是指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對保險標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認的利益。據此,不同主體對于同一保險標的可以具有不同的保險利益,可就同一保險標的投保與其保險利益相對應的保險險種,成立不同的保險合同,并在各自的保險利益范圍內獲得保險保障,從而實現利用保險制度分散各自風險的目的。因發包人和承包人對保險標的具有不同的保險利益,只有分別投保與其保險利益相對應的財產保險類別,才能獲得相應的保險保障,二者不能相互替代。發包人華東制罐公司和華東制罐第二公司作為保險標的的所有權人,其投保的安裝工程一切險是基于對保險標的享有的所有權保險利益而投保的險種,旨在分散保險標的的損壞或滅失風險,性質上屬于財產損失保險;附加險中投保的內陸運輸擴展條款A約定保險公司負責賠償被保險人的保險財產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供貨地點到保險單中列明的工地,除水運和空運以外的內陸運輸途中因自然災害或意外事故引起的損失,該項附加險在性質上亦屬財產損失保險。鎮江安裝公司并非案涉保險標的所有權人,不享有所有權保險利益,其作為承包人對案涉保險標的享有責任保險利益,欲將施工過程中可能產生的損害賠償責任轉由保險人承擔,應當投保相關責任保險,而不能借由發包人投保的財產損失保險免除自己應負的賠償責任。其次,發包人不認可承包人的被保險人地位,案涉《安裝工程一切險投保單》中記載的被保險人為華東制罐公司及華東制罐第二公司,并明確記載承包人鎮江安裝公司不是被保險人。因此,鎮江安裝公司關于由發包人向平安財險公司投保的業務,承包人也應當是被保險人的答辯意見,不能成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明確約定運至施工場地內用于工程的材料和待安裝設備,由發包人辦理保險,并支付保險費用工程分包不能解除承包人任何責任與義務,分包單位的任何違約行為或疏忽導致工程損害或給發包人造成其他損失,承包人承擔連帶責任。由此可見,發包人從未作出在保險賠償范圍內免除承包人賠償責任的意思表示,雙方并未約定在保險賠償范圍內免除承包人的賠償責任。再次,在保險事故發生后,被保險人積極向承包人索賠并向平安財險公司出具了權益轉讓書。根據以上情況,鎮江安裝公司以其對保險標的也具有保險利益,且保險標的所有權人華東制罐公司和華東制罐第二公司已投保財產損失保險為由,主張免除其依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應對兩制罐公司承擔的違約損害賠償責任,并進而拒絕平安財險公司行使代位求償權,沒有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綜上理由作出如上判決。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劉振、曹霞、馬倩)

 

 

 

 

 

 

 

 

指導案例75

 

 

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訴寧夏瑞泰

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環境污染公益訴訟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161228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環境污染公益訴訟/專門從事環境保護公益

            活動的社會組織

裁判要點

1.社會組織的章程雖未載明維護環境公共利益,但工作內容屬于保護環境要素及生態系統的,應認定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四條關于社會組織章程確定的宗旨和主要業務范圍是維護社會公共利益的規定。

2.《解釋》第四條規定的環境保護公益活動,既包括直接改善生態環境的行為,也包括與環境保護相關的有利于完善環境治理體系、提高環境治理能力、促進全社會形成環境保護廣泛共識的活動。

3.社會組織起訴的事項與其宗旨和業務范圍具有對應關系,或者與其所保護的環境要素及生態系統具有一定聯系的,應認定符合《解釋》第四條關于與其宗旨和業務范圍具有關聯性的規定。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58

    基本案情

2015813日,中國環境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綠發會)向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稱:寧夏瑞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泰公司)在生產過程中違規將超標廢水直接排入蒸發池,造成騰格里沙漠嚴重污染,截至起訴時仍然沒有整改完畢。請求判令瑞泰公司:(一)停止非法污染環境行為;(二)對造成環境污染的危險予以消除;(三)恢復生態環境或者成立沙漠環境修復專項基金并委托具有資質的第三方進行修復;(四)針對第二項和第三項訴訟請求,由法院組織原告、技術專家、法律專家、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共同驗收;(五)賠償環境修復前生態功能損失;(六)在全國性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等。

綠發會向法院提交了基金會法人登記證書,顯示綠發會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登記的基金會法人。綠發會提交的20102014年度檢查證明材料,顯示其在提起本案公益訴訟前五年年檢合格。綠發會亦提交了五年內未因從事業務活動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而受到行政、刑事處罰的無違法記錄聲明。此外,綠發會章程規定,其宗旨為廣泛動員全社會關心和支持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綠色發展事業,保護國家戰略資源,促進生態文明建設和人與自然和諧,構建人類美好家園。在案件的一審、二審及再審期間,綠發會向法院提交了其自1985年成立至今,一直實際從事包括舉辦環境保護研討會、組織生態考察、開展環境保護宣傳教育、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等活動的相關證據材料。

    裁判結果

    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5819日作出(2015)衛民公立字第6號民事裁定,以綠發會不能認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以下簡稱《環境保護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的專門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的社會組織為由,裁定對綠發會的起訴不予受理。綠發會不服,向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該院于2015116日作出(2015)寧民公立終字第6號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綠發會又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122日作出(2015)民申字第3377號民事裁定,裁定提審本案;并于2016128日作出(2016)最高法民再47號民事裁定,裁定本案由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本案系社會組織提起的環境污染公益訴訟。本案的爭議焦點是綠發會應否認定為專門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的社會組織。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五條規定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制度,明確法律規定的機關和有關組織可以提起環境公益訴訟。《環境保護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對污染環境、破壞生態,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符合下列條件的社會組織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一)依法在設區的市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登記;(二)專門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連續五年以上且無違法記錄。符合前款規定的社會組織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解釋》第四條進一步明確了對于社會組織專門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的判斷標準,即社會組織章程確定的宗旨和主要業務范圍是維護社會公共利益,且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的,可以認定為《環境保護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的專門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社會組織提起的訴訟所涉及的社會公共利益,應與其宗旨和業務范圍具有關聯性。有關本案綠發會是否可以作為專門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的社會組織提起本案訴訟,應重點從其宗旨和業務范圍是否包含維護環境公共利益,是否實際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以及所維護的環境公共利益是否與其宗旨和業務范圍具有關聯性等三個方面進行審查。

    一、關于綠發會章程規定的宗旨和業務范圍是否包含維護環境公共利益的問題。社會公眾所享有的在健康、舒適、優美環境中生存和發展的共同利益,表現形式多樣。對于社會組織宗旨和業務范圍是否包含維護環境公共利益,應根據其內涵而非簡單依據文字表述作出判斷。社會組織章程即使未寫明維護環境公共利益,但若其工作內容屬于保護各種影響人類生存和發展的天然的和經過人工改造的自然因素的范疇,包括對大氣、水、海洋、土地、礦藏、森林、草原、濕地、野生生物、自然遺跡、人文遺跡、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城市和鄉村等環境要素及其生態系統的保護,均可以認定為宗旨和業務范圍包含維護環境公共利益。

    我國1992年簽署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指出,生物多樣性是指陸地、海洋和其他水生生態系統及其所構成的生態綜合體,包括物種內部、物種之間和生態系統的多樣性。《環境保護法》第三十條規定,開發利用自然資源,應當合理開發,保護生物多樣性,保障生態安全,依法制定有關生態保護和恢復治理方案并予以實施。引進外來物種以及研究、開發和利用生物技術,應當采取措施,防止對生物多樣性的破壞。可見,生物多樣性保護是環境保護的重要內容,亦屬維護環境公共利益的重要組成部分。

    綠發會章程中明確規定,其宗旨為廣泛動員全社會關心和支持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綠色發展事業,保護國家戰略資源,促進生態文明建設和人與自然和諧,構建人類美好家園,符合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和《環境保護法》保護生物多樣性的要求。同時,促進生態文明建設”“人與自然和諧”“構建人類美好家園等內容契合綠色發展理念,亦與環境保護密切相關,屬于維護環境公共利益的范疇。故應認定綠發會的宗旨和業務范圍包含維護環境公共利益內容。

    二、關于綠發會是否實際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的問題。環境保護公益活動,不僅包括植樹造林、瀕危物種保護、節能減排、環境修復等直接改善生態環境的行為,還包括與環境保護有關的宣傳教育、研究培訓、學術交流、法律援助、公益訴訟等有利于完善環境治理體系,提高環境治理能力,促進全社會形成環境保護廣泛共識的活動。綠發會在本案一審、二審及再審期間提交的歷史沿革、公益活動照片、環境公益訴訟立案受理通知書等相關證據材料,雖未經質證,但在立案審查階段,足以顯示綠發會自1985年成立以來長期實際從事包括舉辦環境保護研討會、組織生態考察、開展環境保護宣傳教育、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等環境保護活動,符合《環境保護法》和《解釋》的規定。同時,上述證據亦證明綠發會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的時間已滿五年,符合《環境保護法》第五十八條關于社會組織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應五年以上的規定。

    三、關于本案所涉及的社會公共利益與綠發會宗旨和業務范圍是否具有關聯性的問題。依據《解釋》第四條的規定,社會組織提起的公益訴訟涉及的環境公共利益,應與社會組織的宗旨和業務范圍具有一定關聯。此項規定旨在促使社會組織所起訴的環境公共利益保護事項與其宗旨和業務范圍具有對應或者關聯關系,以保證社會組織具有相應的訴訟能力。因此,即使社會組織起訴事項與其宗旨和業務范圍不具有對應關系,但若與其所保護的環境要素或者生態系統具有一定的聯系,亦應基于關聯性標準確認其主體資格。本案環境公益訴訟系針對騰格里沙漠污染提起。沙漠生物群落及其環境相互作用所形成的復雜而脆弱的沙漠生態系統,更加需要人類的珍惜利用和悉心呵護。綠發會起訴認為瑞泰公司將超標廢水排入蒸發池,嚴重破壞了騰格里沙漠本已脆弱的生態系統,所涉及的環境公共利益之維護屬于綠發會宗旨和業務范圍。

    此外,綠發會提交的基金會法人登記證書顯示,綠發會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登記的基金會法人。綠發會提交的20102014年度檢查證明材料,顯示其在提起本案公益訴訟前五年年檢合格。綠發會還按照《解釋》第五條的規定提交了其五年內未因從事業務活動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而受到行政、刑事處罰的無違法記錄聲明。據此,綠發會亦符合《環境保護法》第五十八條,《解釋》第二條、第三條、第五條對提起環境公益訴訟社會組織的其他要求,具備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的主體資格。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劉小飛、吳凱敏、葉陽)

 

 

 

 

 

 

 

 

 

 

 

指導案例76

 

 

萍鄉市亞鵬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

訴萍鄉市國土資源局不履行行政協議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161228日發布)

 

關鍵詞 行政/行政協議/合同解釋/司法審查/法律效力

裁判要點

行政機關在職權范圍內對行政協議約定的條款進行的解釋,對協議雙方具有法律約束力,人民法院經過審查,根據實際情況,可以作為審查行政協議的依據。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12

基本案情

2004113日,萍鄉市土地收購儲備中心受萍鄉市肉類聯合加工廠委托,經被告萍鄉市國土資源局(以下簡稱市國土局)批準,在萍鄉日報上刊登了國有土地使用權公開掛牌出讓公告,定于2004130日至2004212日在土地交易大廳公開掛牌出讓TG-0403號國有土地使用權,地塊位于萍鄉市安源區后埠街萬公塘,土地出讓面積為23173.3平方米,開發用地為商住綜合用地,冷藏車間維持現狀,容積率2.6,土地使用年限為50年。萍鄉市亞鵬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鵬公司)2006212日以投標競拍方式并以人民幣768萬元取得了TG-0403號國有土地使用權,并于2006221日與被告市國土局簽訂了《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合同約定出讓宗地的用途為商住綜合用地,冷藏車間維持現狀。土地使用權出讓金為每平方米331.42元,總額計人民幣768萬元。200632日,市國土局向亞鵬公司頒發了萍國用(2006)第43750號和萍國用(2006)第43751號兩本國有土地使用證,其中萍國用(2006)第43750號土地證地類(用途)為工業,使用權類為出讓,使用權面積為8359平方米,萍國字(2006)第43751號土地證地類為商住綜合用地。對此,亞鵬公司認為約定的冷藏車間維持現狀是維持冷藏庫的使用功能,并非維持地類性質,要求將其中一證地類由工業更正為商住綜合;但市國土局認為維持現狀是指冷藏車間保留工業用地性質出讓,且該公司也是按照冷藏車間為工業出讓地繳納的土地使用權出讓金,故不同意更正土地用途。2012730日,萍鄉市規劃局向萍鄉市土地收購儲備中心作出《關于要求解釋〈關于萍鄉市肉類聯合加工廠地塊的函〉》中有關問題的復函,主要內容是:我局在2003108日出具規劃條件中已明確了該地塊用地性質為商住綜合用地(冷藏車間約7300平方米,下同)但冷藏車間維持現狀。根據該地塊控規,其用地性質為居住(兼容商業),但由于地塊內的食品冷藏車間是目前我市唯一的農產品儲備保鮮庫,也是我市重要的民生工程項目,因此,暫時保留地塊內約7300平方米冷藏庫的使用功能,未經政府或相關主管部門批準不得拆除。2013221日,市國土局向亞鵬書面答復:一、根據市規劃局出具的規劃條件和宗地實際情況,同意貴公司申請TG-0403號地塊中冷藏車間用地的土地用途由工業用地變更為商住用地。二、由于貴公司取得該宗地中冷藏車間用地使用權是按工業用地價格出讓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之規定,貴公司申請TG-0403號地塊中冷藏車間用地的土地用途由工業用地變更為商住用地,應補交土地出讓金。補交的土地出讓金可按該宗地出讓時的綜合用地(住宅、辦公)評估價值減去的同等比例計算,即297.656萬元*70%=208.36萬元。三、冷藏車間用地的土地用途調整后,其使用功能未經市政府批準不得改變。亞鵬公司于2013310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判令被告將萍國用(2006)第43750號國有土地使用證上的地類用途由工業更正為商住綜合用地(冷藏車間維持現狀)。撤銷被告關于對市亞鵬房地產有限公司TG-0403號地塊有關土地用途問題的答復中第二項關于補交土地出讓金208.36萬元的決定。

裁判結果

江西省萍鄉市安源區人民法院于2014423日作出(2014)安行初字第6號行政判決:一、被告萍鄉市國土資源局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九十天內對萍國用(2006)第43750號國有土地使用證上的8359.1的土地用途應依法予以更正。二、撤銷被告萍鄉市國土資源局于2013221日作出的《關于對市亞鵬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TG-0403號地塊有關土地用途的答復》中第二項補交土地出讓金208.36萬元的決定。宣判后,萍鄉市國土資源局提出上訴。江西省萍鄉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4815日作出(2014)萍行終字第10 號行政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行政協議是行政機關為實現公共利益或者行政管理目標,在法定職責范圍內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協商訂立的具有行政法上權利義務內容的協議,本案行政協議即是市國土局代表國家與亞鵬公司簽訂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行政協議強調誠實信用、平等自愿,一經簽訂,各方當事人必須嚴格遵守,行政機關無正當理由不得在約定之外附加另一方當事人義務或單方變更解除。本案中,TG-0403號地塊出讓時對外公布的土地用途是開發用地為商住綜合用地,冷藏車間維持現狀,出讓合同中約定為出讓宗地的用途為商住綜合用地,冷藏車間維持現狀。但市國土局與亞鵬公司就該約定的理解產生分歧,而萍鄉市規劃局對原萍鄉市肉類聯合加工廠復函確認TG-0403號國有土地使用權面積23173.3平方米(含冷藏車間)的用地性質是商住綜合用地。萍鄉市規劃局的解釋與掛牌出讓公告明確的用地性質一致,且該解釋是萍鄉市規劃局在職權范圍內作出的,符合法律規定和實際情況,有助于樹立誠信政府形象,并無重大明顯的違法情形,具有法律效力,并對市國土局關于土地使用性質的判斷產生約束力。因此,對市國土局提出的冷藏車間占地為工業用地的主張不予支持。亞鵬公司要求市國土局對萍國用(2006)第43750土地證(土地使用權面積8359.1平方米)地類更正為商住綜合用地,具有正當理由,市國土局應予以更正。亞鵬公司作為土地受讓方按約支付了全部價款,市國土局要求亞鵬公司如若變更土地用途則應補交土地出讓金,缺乏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且有違誠實信用原則。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朱江紅、李修貴、鄒紹良)

 

 

 

 

 

 

 

指導案例77

 

 

羅镕榮訴吉安市物價局物價行政處理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161228日發布)

 

關鍵詞  行政訴訟/舉報答復/受案范圍/原告資格

裁判要點

1.行政機關對與舉報人有利害關系的舉報僅作出告知性答復,未按法律規定對舉報進行處理,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六項規定的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權利義務不產生實際影響的行為,因而具有可訴性,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2.舉報人就其自身合法權益受侵害向行政機關進行舉報的,與行政機關的舉報處理行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具備行政訴訟原告主體資格。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2014111日修正)第12條、第25

基本案情

原告羅榮訴稱:2012520日,其在吉安市吉州區井岡山大道電信營業廳辦理手機號碼時,吉安電信公司收取了原告20元卡費并出具了發票。原告認為吉安電信公司收取原告首次辦理手機號碼的卡費,違反了《集成電路卡應用和收費管理辦法》中不得向用戶單獨收費的禁止性規定,故向被告吉安市物價局申訴舉報,并提出了要求被告履行法定職責進行查處和作出書面答復等訴求。被告雖然出具了書面答復,但答復函中只寫明被告調查時發現一個文件及該文件的部分內容。答復函中并沒有對原告申訴舉報信中的請求事項作出處理,被告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價格法》《價格違法行為舉報規定》等相關法律規定。請求法院確認被告在處理原告申訴舉報事項中的行為違法,依法撤銷被告的答復,判令被告依法查處原告申訴舉報信所涉及的違法行為。

被告吉安市物價局辯稱:原告的起訴不符合行政訴訟法的有關規定。行政訴訟是指公民、法人、其他組織對于行政機關的具體行政行為不服提起的訴訟。本案中被告于201273日對原告做出的答復不是一種具體行政行為,不具有可訴性。被告對原告的答復符合《價格違法行為規定》的程序要求,答復內容也是告知原告,被告經過調查后查證的情況。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院經審理查明:2012528日,原告羅榮向被告吉安市物價局郵寄一份申訴舉報函,對吉安電信公司向原告收取首次辦理手機卡卡費20元進行舉報,要求被告責令吉安電信公司退還非法收取原告的手機卡卡費20元,依法查處并沒收所有電信用戶首次辦理手機卡被收取的卡費,依法獎勵原告和書面答復原告相關處理結果。2012531日,被告收到原告的申訴舉報函。201273日,被告作出《關于對羅2012528日〈申訴書〉辦理情況的答復》,并向原告郵寄送達。答復內容為:2012531日我局收到您反映吉安電信公司新辦手機卡用戶收取20元手機卡卡費的申訴書后,我局非常重視,及時進行調查,經調查核實:江西省通管局和江西省發改委聯合下發的《關于江西電信全業務套餐資費優化方案的批復》(贛通局〔201214號)規定:UIM卡收費上限標準:入網50/張,補卡、換卡:30/張。我局非常感謝您對物價工作的支持和幫助。原告收到被告的答復后,以被告的答復違法為由訴至法院。

裁判結果

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區人民法院于2012111日作出(2012)吉行初字第13號判決:撤銷吉安市物價局《關于對羅2012528日〈申訴書〉辦理情況的答復》,限其在十五日內重新作出書面答復。宣判后,當事人未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關于吉安市物價局舉報答復行為的可訴性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以下簡稱《行政訴訟法》,1989年4月4日通過)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申請行政機關履行保護人身權、財產權的法定職責,行政機關拒絕履行或者不予答復的,人民法院應受理當事人對此提起的訴訟。本案中,吉安市物價局依法應對羅榮舉報的吉安市電信公司收取卡費行為是否違法進行調查認定,并告知調查結果,但其作出的舉報答復將《關于江西電信全業務套餐資費優化方案的批復》(以下簡稱《批復》)中規定的UIM卡收費上限標準進行了羅列,未載明對舉報事項的處理結果。此種以告知《批復》有關內容代替告知舉報調查結果行為,未能依法履行保護舉報人財產權的法定職責,本身就是對羅榮通過正當舉報途徑尋求救濟的權利的一種侵犯,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行政訴訟法解釋》)第一條第六項規定的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權利義務不產生實際影響的行為的范圍,具有可訴性,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關于羅榮的原告資格問題。根據《行政訴訟法》第二條、第二十四條第一款及《行政訴訟法解釋》第十二條規定,舉報人就舉報處理行為提起行政訴訟,必須與該行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本案中,羅容雖然要求吉安市物價局依法查處并沒收所有電信用戶首次辦理手機卡被收取的卡費,但仍是基于認為吉安電信公司收取卡費行為侵害其自身合法權益,向吉安市物價局進行舉報,并持有收取費用的發票作為證據。因此,羅榮與舉報處理行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具有行政訴訟原告主體資格,依法可以提起行政訴訟。

關于舉報答復合法性的問題。《價格違法行為舉報規定》第十四條規定:舉報辦結后,舉報人要求答復且有聯系方式的,價格主管部門應當在辦結后五個工作日內將辦理結果以書面或者口頭方式告知舉報人。本案中吉安市物價局作為價格主管部門,依法具有受理價格違法行為舉報,并對價格是否違法進行審查,提出分類處理意見的法定職責。羅榮在申訴舉報函中明確列舉了三項舉報請求,且要求吉安市物價局在查處結束后書面告知羅榮處理結果,該答復未依法載明吉安市物價局對被舉報事項的處理結果,違反了《價格違法行為舉報規定》第十四條的規定,不具有合法性,應予以糾正。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胡建明、張冰華、劉桃生)


福建36选7